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大宁国师 > 第五百二十四章 没办法
    深夜,宁阳县一间小院屋中,昏暗的灯光映照着百里霜阴晴不定的玉容。

    “霜娘,都三更天了,早些睡吧,明日再处理也无碍。”紫月进入房中说道。

    百里霜把何骞楚的信件就这油灯烧了,眉头紧锁的看着紫月道:“林逊夺得东平府已有五天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六天了,明儿个就七天了。”紫月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还真是快啊,董策到徐州也快一个月了,却只是在忙着经商,建万三钱庄,这一步棋到底……”百里霜最近睡得太少,通宵了三次,早已忘却时间,加之心系在大彭府做生意的董策,日日要收到他的消息,弄得脑袋有些乱。

    想了想,百里霜不得已先将董策抛之脑后,道:“以龚庆作风,必然会让狼山寨的难民到东平府城中造势,营造虚假热闹,以求由虚变实,让东平府恢复生机,唯有如此,他们才站得住,我们不可让他得逞。”

    紫月目光闪动片刻,提起一口气皱眉道:“这龚庆是真是假,我们还没确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我们没见过,无法确定,但,这又何妨?林逊想坐稳东平,就要极快让东平恢复生机,否则一击即倒,而恢复生机谈何容易,他真是龚庆,必然就想到这一点,即便不是,林逊也会让难民入城,协助城防,这一步,他们只能走!”

    看着笃定的百里霜,紫月心里是担忧无比,但她又不能告诉这位如亲姐姐般的小主人。

    “霜娘,我们收手吧!”紫月突然道。

    百里霜一愣,抬眼看着紫月良久之后,才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紫月撇过头,低目看着桌面灯火呆呆道:“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碧月的仇你也不报了?”百里霜弥漫了浓烈的失望!

    紫月不敢看她,仍旧低眉道:“或许,她还活着好好的呢,我们也没见到她尸体。”

    百里霜忽然不知何言以对!

    天真!

    这个妹妹实在是太天真了,殊不知,在掌权者手里,人命如草芥,杀了便是杀了,犯不着去骗她们两位将死之人,虽然,她们有幸活了下来,不是董策的仁慈,而是她大伯玉慈真人那令人作恶的亲情蓬发!

    董策答应过玉慈,放过她们,可结果是碧月死了,她们一直被关押,这种人,能信吗?信,百里霜相信,碧月早已死在她手里!

    更坚信,下一个就是紫月,然后是陈彰,很可能连玉慈都要搭上,最后,则是自己!

    这是自己对他出手的代价,换做是她自己,也绝对会如此,而现在,她就为此而努力!

    “连你,也要离我而去吗?”看着紫月,百里霜很痛心!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感觉不知为何,她居然很享受!

    好似还活着!

    但她更希望从紫月口中听到:“我是不会离开姐姐的!”

    没有出乎百里霜的预料,在她问完紫月后,紫月说了,只是并非姐姐,而是霜娘!

    百里霜欣喜的抱住紫月,眼眶泛红道:“碧月没了,我不能再没有你了,再给我一些时间,我会让董策付出代价的!然后我们隐居山野,再也不问世事了,好吗?”

    紫月也抱住百里霜,吸着鼻子哭泣道:“好,好,可是霜娘,董策如今地位超然,人又狡猾,又卑鄙无耻,无所不用其极,你斗得过他吗?”

    “斗得过!”百里霜坚定道:“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,那是盲目!他如此年纪,贵为国师,大权掌握,出了京城后又立下如此多不世之功,必然自大无边,而我所做一切,就是抓住这个机会,逼着朝廷给我权力,让我教教他怎么做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狼山寨,董策所居的破屋中,殷漩将事情从头到尾一一回报时,忽然看到董策刚端起的紫砂壶突然又放了下来,脸色铁青道:“他真这样干了?”

    “骗你干嘛?”殷漩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驴脑袋啊。”董策愤然起身,沉着脸道:“这家伙他妈的……人怎能蠢到这种地步?”

    殷漩糊涂了,疑惑道:“这不是师父想要的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个锤子啊要。”董策重重叹了口气,阴沉道:“真想要,我之前给他洗脑时,直接将他洗到跪舔朝廷不更省事?我需要的是墙头草,摇摆位,不是一根筋,现在好了,这家伙直接跟白莲教硬刚上了。”

    殷漩更不解了,疑惑道:“这不是早晚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董策摇头,道:“必须晚,不能早,否则要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开战?”殷漩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必然,真正的麻烦是他无法得到任何人的支持,就他那点兵力,都不够人塞牙缝的,还关敢押世家乡绅,真把自己当侯爷了!”

    董策选中林逊,不是因为他山寨好控制,而是此人的犹豫不决!

    这种人是做墙头草的绝佳材料,只要他占了东平府,正在和徐州开战的白莲教根本无法调兵回头,那么只能游说,而陈括若得知了,自然也会秘密派人游说,并兵逼鲁州,使得白莲教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局势就会僵持下来,那么接下来拼的就不是兵力,而是财力!

    可这林逊,也不知哪根筋出了错,居然扣押当地世家家主和乡绅名老,扬言要投靠朝廷,明显就是逼着白莲教全力夺回东平府啊!

    再说,你都跪求朝廷了,朝廷岂会不压价?能给你个府令就不错了,还想做东平侯,会不会做买卖啊?

    董策真是被气乐了!

    殷漩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后,立即问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董策坐回椅子,靠着扶手抚额道:“何骞楚在徐州边界动不得,而百里霜藏在宁阳县,虽然那里的兵力只有一千,还是杂牌军不足为虑,但以她在白莲教如今的地位要扇动信徒不难,缺少威望的她更需要这一战来证明自己,她是一个自恃聪明的女人,这种人,往往不喜欢动强,而是用各自卑鄙的手段将对手玩弄于鼓掌之间,以证明自己运筹帷幄之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师父在说自己啊?”殷漩很直接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董策给了她一记优雅的白眼,继续道:“不到最后关头她绝不让何骞楚强攻东平府,而以她的精明,不可能不知狼山寨情况,现在狼山寨夺了东平府,下一步就要将寨里难民转移过去,百里霜必会截击,如果难民不出,她必生疑,紫月可能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殷漩完全想不通,这与紫月有何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,事出反常必有妖,知己知彼才可百战不殆,百里霜或许以前看不起林逊,更不知龚庆,但现在她不得不重新正视林逊,了解龚庆,结合他们曾经的作为,掌控他们性格上的弱点,猜出他们的下一步行为,无论林逊,还是龚庆,这时候会考虑到的就是发展东平府,以最快速度恢复生机,如此才有余力与白莲教抗衡到底。”

    董策喝了口茶继续道:“要恢复生机,就要有人,而且年纪要从老到小,山寨数千难民虽然对于东平府不算多,可也不少,加上龚庆此人很会营造气氛,由虚变实,让东平府热闹起来不难,百里霜绝对猜到这一步,你说,如果难民不出山寨,她会如何想?”

    有了之前的了解,殷漩很快就明白了,皱眉道:“钟四郎明明看到她回了府衙,可等我进去时她却不见了,而他们中知道我们行动的只有紫月!”

    “嗯,紫月不信任我,却不得不帮我,所以她用了折中的办法,帮了我也保了百里霜,而不论她用什么办法说服百里霜离开,都会露出马脚,所以,这段时间必须要让百里霜意识到一切还在她掌控之中,将自己迷失,不然清醒的她很容易察觉问题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可真顺了她的意,那东平府不得立即回到白莲教手中啊。”殷漩可不喜欢这样做,太憋屈。

    “美死她。”董策又喝了口茶,翘起二郎腿想了许久,忽然笑道:“你说,如果让孙蒙以龚庆身份,去游说百里霜,她是应,还是不应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应了。”殷漩咯咯一笑,又道:“师父不是说她讨厌士族吗,又想杀你,如果应了孙蒙,岂不是和朝廷捆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董策摇摇头,道:“龚庆不可能顺应朝廷,这也是我希望林逊摇摆不定的原因,可是这厮……也罢,他的作为都在情理之中,百里霜不可能怀疑太深,况且我又安排假国师与陈家接触,她的重心都在陈家呢。”

    殷漩觉得假国师这步棋真的很赞,从密保中她也得知,当假国师与陈家接触后,何骞楚立即亲临徐州边界,亲率大军压进,就是不给陈括喘息之机,连紫月传来的密信中,都记录了百里霜关心陈家比关心东平要多。

    殷漩忽然一愣,问道:“这不对啊,龚庆不顺应朝廷,为何还帮林逊?再说,即便龚庆妥协,但百里霜能妥协吗?”

    董策点头道:“能,因为这是灭我最快的办法,而且能灭得很干净,她必然想要做这刽子手,亲自操刀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……什么办法?”殷漩真的很好奇,到底什么办法能把师父给灭了?

    然而董策却捧起紫砂壶,老神在在的往椅背一靠,摇晃二郎腿似答非答的回道:“没办法。”